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教育  >  龙江教育  >  先锋人物
教育观点:家长袖手旁观的艺术教育只会伤孩子

http://edu.dbw.cn/  时间:2017年03月14日 09:46:09

作者: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王蕊   

  □“观察永远是最核心的艺术创作的命门。艺术教育最大的价值并不是学会画画,艺术教育的根本目的在于提高儿童的发散性思维”

  □“这些没有唯一标准答案的领域里,我们都已经控制成性了。当孩子拿起画笔时,成年人就应该闭上嘴了”

  □虽然父母的艺术技法可能不如孩子,但是,仍然可以跟孩子一起沟通探讨,把交给课外机构的时间拿回来,认真陪孩子一起听一部音乐作品、欣赏一幅画作,共同创造各自家庭的审美环境。“审美是我们留存在孩子身上的另一个DNA”

  -------------------------------------------------------

  “我女儿现在5岁,在学习钢琴,我如何能让她每天都能坚持练琴呢?”在一个与美育有关的见面会上,一位家长这样向主讲人提问。

  “我发现,多数家长最关心的仍然是一些如何提高孩子技巧的问题。”戴亚楠说。

  戴亚楠是这次见面会的主讲人。她是两个男孩的妈妈,在美国读完了MBA、著名公益人、现在在做跟艺术教育相关的事情,最近她刚刚结合自己的经验写了一本美育的书《生命合伙人》。

  的确,这些年我国艺术教育市场的火爆程度一点儿都不亚于奥数、英语的培训,甚至有这种夸张的说法:街上跑过10个孩子其中有9个是钢琴过了十级的。

  但是,学了艺术、学了绘画、学了舞蹈就热爱艺术了、懂得欣赏艺术了吗?

  有不少孩子“听话”地配合老师和家长考级,是为了“考完级之后就可以再也不用摸琴了”。也有不少孩子学乐器、学绘画只是为了升学。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技巧娴熟却不懂得欣赏、画法老练却缺乏美感?到底什么样的艺术教育才能真正提升孩子的艺术素养?什么样的艺术教育才能让孩子学会发现美,未来的生活充满美?这些是困扰不少中国家长的问题。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了戴亚楠,以期从她多年的美育实践中寻找答案。

  仅有技术不懂儿童的艺术教育是一种伤害

  戴亚楠至今仍然记得3年前的一次经历。

  当时她带着大儿子参加一个保护广西野生白头叶猴的冬令营,其中一节美术课由一位中央美院老师讲授。他跟孩子们分享了很多关于如何观察自然的方法,不同颜料和画笔的特点,然后鼓励小朋友们仔细观察、自由创作……

  在戴亚楠看来这是一堂还不错的艺术课,尤其是当时大家就置身于大自然当中,“身后有水牛、眼前是青山、空气潮湿清新、鸭子小狗随意散步,而孩子们的作品,就和所有自由创作的美术课成果一样,五花八门、童趣盎然”。

  但是,有几个家长不满意了,他们觉得“老师教得太少了”“没有针对性地指导,什么都没说、啥也没学到”……

  在一些家长看来,要规规矩矩地知道“三步五步画出一头水牛”这样的课程才是课程,才是“学到”了东西。

  “观察永远是最核心的艺术创作的命门。”戴亚楠说,“艺术教育最大的价值并不是学会画画,艺术教育的根本目的在于提高儿童的发散性思维。”尤其是孩子在学校的学习很多都专注于那种只知道唯一正确的解决办法,比如计算数学答案和拼音及书写。通过艺术教育,能够帮助孩子学会直觉地、合理地思考,让发散性思维得到发展。其实,艺术教育就是培养孩子创造性的教育。

  在以制造焦虑为主的教育市场上,艺术教育同样愈加急功近利。在各种理论、观念、学说以及残酷的升学竞争面前,艺术教育,这个最应该培养孩子发散思维的领域内,也出现了各种考级。

  于是,家长和老师都去膜拜技巧。

  戴亚楠曾在北京某社区组织过一次活动:给井盖涂上颜色。

  在给孩子们发完笔刷和颜料之后,孩子们便毫无负担地开始画了。但戴亚楠发现,一个女孩的妈妈和姥姥围在孩子身边不停指责和建议:“怎么不画个边”“用点黄色吧”……

  “这些没有唯一标准答案的领域里,我们都已经控制成性了。”戴亚楠说,不给孩子一点点空间,这些应试的、单一的、外在的标准对孩子的创造性的培养是非常负面的干扰。“当孩子拿起画笔时,成年人就应该闭上嘴了”。

  仅有技术而完全不懂儿童的艺术教育对孩子来说就是一种伤害,甚至有时候这种伤害还来自家长们崇拜的专业人士。

  家轩的妈妈现在每周最不喜欢的就是陪儿子上乐器小课的那一天,“我一直以为学艺术的老师应该温文尔雅,没想到那天却因儿子总也掌握不了一个节奏型,老师竟说出了‘你怎么比猪还笨’这样的话。而且越是考级的时候老师嘴里骂脏话的几率越大”。

  在国内,似乎很多学艺术的孩子都有过换老师的经历,家长都希望能找到一个技术过关又有艺术素养的老师,如果能懂孩子的心理当然更好。但是,找这样的老师实在太难,当不能两全其美的时候,家长们放弃的往往都是“懂孩子”这条标准,于是孩子被老师批评、数落成了学艺术的必经之路。

  一位妈妈幽默地说:“我就好像把孩子送进了戏班子,要受尽折磨之后才能成角儿。”

  对中西方文化都有所了解的戴亚楠介绍,我国艺术教育在目标上与西方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更加注重学生技巧的训练,“这虽然不是一件坏事,但忽略了学生的差异性,学生的技巧反成为创造力的桎梏”。

[1]  [2]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新闻

影视图片

吴昕炒过CP的男神
雷人妆容奇葩男星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