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教育  >  龙江教育  >  教育资讯
搜 索
艺考没有捷径
2019-02-12 09:05:32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姚晓丹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记者调查】

  光明日报记者 姚晓丹

  艺考,越来越成为“最艰难的考试”之一。“最难艺考年”的定义连年刷新:327:1,270:1,230:1……这是2018年几所知名艺术院校的报录比。

  2019艺考大幕再度高调开启。去年4.5万人报考的北京电影学院,今年的报名人数已迅速上升至5.9万人。“大概率成为分母”——这是艺考考生中最为流行的一句话。但尽管难于上青天,考生们却仍是热衷。“艺考难”“艺考热”背后究竟折射出什么?艺术院校更青睐哪类学生?本期,我们通过记者调查、艺考生的心路历程、艺术类专业教师对于艺术教育的思考,走近艺考,走近这条路上那些执着向前的拼搏者。

  即将走入北京电影学院的考场,北京舞蹈学院附中高三考生王柔柔(化名)很忐忑,尽管她6岁学习舞蹈,获得过很多证书和奖励,但是面对高考,还是“内心打鼓”。

  用“烈火烹油”形容今天的艺考似乎并不过分,王柔柔告诉记者,为了准备马上就要到的2月16日的考试,她已经连续突击了1个多月,有时候复习的太晚,她的辅导老师只好在她家中留宿。这样的复习成本当然是不菲的,每天需要4000元,光这一项准备就已花去了数十万元。

  “太激烈了,不敢相信这么多人报考,去年近200比1的报录比已经很可怕了,今年只会更多。”王柔柔告诉记者。

   艺考热反映出文化产业蓬勃发展背景下的人才缺口

  “火热”的艺考需要降温吗?会不会只是一时的热度?

  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孙立军表示,艺考热反映了文化产业蓬勃发展之下的人才缺口。“电影不仅是一两个明星的艺术,更是整个幕后的艺术。北京电影学院新设立的数字媒体艺术专业、产品设计专业等都受到了很多考生的青睐,这说明了人才需求的导向。”

  从某种意义上讲,艺考已不再是小范围“唱念做打”“播音主持”“琴艺舞美”,而是更大更广的艺术天地。

  在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今年在传统的播音主持专业门类之下,设置了电竞解说专业,上海体育学院的播音主持专业,同样设置了这个新兴的专业。“希望这样可以摆脱电竞解说专业门槛低,主播素质良莠不齐的问题”。南广学院相关负责人指出。

  而影视的后期制作,也是今年新招收的艺考专业之一。影视剧里的一些特技,一些炫目的“武功招数”,一些奇景密林等在制作上往往价格不菲,有的时候还需要送到国外制作。北京电影学院影视技术系主任刘戈三告诉记者,2019年,影视技术专业本科生即将开始招生。“电影发展到今天,已经越来越离不开高新技术了。电影是一门艺术,也是一种工业,它的生产效率、质量控制都离不开技术。影视技术系属于电影技术方向,除电影外,各类广播电视行业、网站、视频都需要影视技术的专业人才。”刘戈三说。

  近年来,媒介平台、技术变革日新月异,不少热门艺术院校因此开设视听传媒专业,培养学生适应新媒介环境的能力,掌握互联网节目制作规律与方法。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周海宏同样认为,艺考的热度“方兴未艾”。“长期重学科教育,轻素质教育导致不少人审美能力缺失,这在今天我们的产品外形设计上能明显看出来。有一些产品功能不错但是设计怪异、缺乏美感、市场竞争力低。我们需要更多的高素质艺术人才,丰富老百姓的文化生活,提升百姓的幸福感。”

   艺术院校更青睐对艺术真正有感知能力的学生

  艺考更青睐哪类学生?在不少艺术院校,考生需要三试、四试才能脱颖而出,在这个过程中,什么样的特质更易获关注?

  北京电影学院视听传媒学院院长宿志刚表示:“希望招收到成绩优异,有良好的英语能力,同时对互联网节目制作有浓厚兴趣,对传统美术、音乐、电影等艺术形态有较清晰认识,对电影专业中如导演、编剧、摄影、录音等专业学科具有特长的优秀人才。”他还希望学生“兴趣广泛,思维开阔,勇于创新”。这一连串要求背后是学生数年的积累,如何把这些要求在短短的初试过程中体现出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主任王瑞详细剖析了初试的考查重点。

  “就我们专业来说,初试一般是100道题,这100道题的其中6成是高中课程,比如历史、地理、语文等,还有理科的一些基础题目。剩下4成是文艺常识,有关音乐、美术、电影的相关知识都会有一些。”王瑞说,“但是不会有偏题,都侧重于常识。”

  河南开封考生李娇娇已经参加完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专业的初试,她告诉记者,常识题占绝大多数。“我想,这应该是所有艺术院校初试的底色。”李娇娇(化名)说。

  初试之后,约四分之一的考生能从中脱颖而出,进入“自由陈述”环节。王瑞表示,“我们希望考生真实,很真诚地说话。考官可能会打断你的叙述,这个时候不要慌乱,我们要考验的就是你的应变能力。有一些考生在培训机构或者家里事先准备过,但是我们不希望看到一个‘成品’,我们希望看到一些差异,真实的临场反应。”

  在不少艺术院校,还会有音乐作品和美术作品的鉴赏环节,考验学生的审美能力。很多培训机构在考试之前会有相应模拟,有所谓答题的“套路”。王瑞说,“对考官来说,这些套路基本上一眼就能看穿,我们要的是对艺术的感知能力,是不是被培训过,我想没有太大影响。比如在二试和三试中,我们会让学生在5分钟编一个故事,这个就是和真诚有关,我们不需要大而空的东西,希望考生讲述的是自己了解的生活。我想,艺术院校不需要思维被框住的学生,另外,请同学们字迹工整,不要潦草,这也是重要的标准之一。”

  记者了解到,在新设立的一些艺考专业中,面试的时候会有专业的英语口语测评。这也是其中的一个难点。“我们必须面对全球化的互联网时代发展,学生应具备全球对话能力。”宿志刚说。

   虽是数百里挑一,但优质生源争抢激烈

  百里挑一、数百里挑一,在今天的艺考战场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场景一次次出现,然而是不是可以说“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呢?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优质生源的缺乏依然是艺术院校的痛点,尤其是一些地方艺术院校。

  中央戏剧学院2018级学生李辉在艺考时曾同时报考某地方院校,考官在得知他也拿到了别的学校的通知,马上往他的家里打电话:“不是我们非要你上我们学校,而是你不适合其他院校的培养方式”。

  而今年,艺考的序幕刚刚拉开,某校提前月余开始初试,提前抢跑,让很多艺术院校感觉到选才压力,一些国外艺术类高校,也加入到“抢生源”大军中。这对考生和学校来说,实际上是双重考验。

  “大环境推着我们,不能固守成规,必须学习再学习,吸收再吸收”,宿志刚说。在一些艺术院校,开始尝试开放式办学理念,拓宽视野,在全球化进程中审视自己。北京电影学院近年来采用1+2+1培养模式,与美国芝加哥哥伦比亚学院共同培养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本科生。中央戏剧学院也与圣彼得堡国立戏剧学院联合培养话剧影视表演本科2+2双学位的校际合作项目。

  而对于考生来说,这条路尽管难走,但不是一条“崎路”而是一条“绮路”,王柔柔告诉记者,“前路难行,但是未来的风景也是不一样的,这是一条鲜花铺成的路。”

  正如孙立军所说的那样,艺考尽管美好,却没有捷径可以走。“从我们的培养经验来看,越是文化课成绩好、综合素质高的学生,越能够在艺术追求的道路上走得更高更远。”孙立军说。

  “无论选择何种专业,或从事何种事业,热爱是第一基础。只有喜欢才能真正去努力,才能真正去花精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希望广大考生能够真正热爱这个专业,在此基础上,按照正常的计划复习高中会考、高考,只要平时的综合知识与素质足够扎实,艺考就不难。”刘戈三最后说。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12日14版)

责任编辑:王蕊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