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东北网教育  >  龙江教育  >  教育资讯
搜 索
暑期托管,经费从何来?
2021-07-16 07:22:41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任朝霞 魏海政 施剑松 程墨
关注东北网
微博
Qzone

   暑期托管,经费从何来?

   ——多地推进暑期托管服务观察之三

  本报记者 任朝霞 魏海政 施剑松 程墨

   █聚焦暑期托管服务特别报道

  日前,北京、山东、广州、深圳等多地教育部门陆续开办面向小学生的暑期托管班,着力解决暑期“学生无处去、家长看护难”的问题,受到广大学生、家长的欢迎。开展暑期托管服务是一件民生实事,要将这一实事真正办“实”办“好”,相关经费的“硬”保障是需要破解的难点之一。

  教育部日前印发的《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明确,暑期托管服务要坚持公益普惠原则,可参照课后服务相关政策,采取财政补贴、收取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

  开展暑期托管服务需要哪些费用支出?费用从哪里来?如何得到持续保障?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现状:多地暑期托管经费以政府投入为主

  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各地暑期托管服务经费来源主要以各级政府投入为主。

  上海、三亚等地已经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多年,均有政府专项经费支持。北京、广州、深圳等新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城市,多为教育系统聚焦群众“急难愁盼”问题推出的“我为群众办实事”项目,服务坚持公益普惠原则。

  自2014年创办以来,小学生爱心暑托班已连续8年被列入上海市为民办实事项目(市政府实事项目)。共青团上海市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小学生爱心暑托班工作经费由市、区两级财政拨付。市级专项经费主要用于暑托班的整体规划管理、社会宣传、基础活动开发、考核评估、志愿者服装以及行政经费等;区级经费主要用于暑托班场地配置、活动组织、日常运营管理、防疫管理等。近年来,上海爱心暑托班已经实现了对所有街镇的全覆盖,日常经费开支不足的部分,街道也会补贴。

  “今年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社区党群服务中心挪出整个楼层给暑托班使用,设置了专门的临时留观室,并实施封闭式管理,增加了两名专职保安人员保障孩子们的安全,加强疫情防控,发生的费用主要从街道团工委日常经费中支付。”上海市徐汇区漕河泾街道团工委副书记王骅说。

  海南省三亚市吉阳区采取“政府采购+志愿服务”的模式,将相关资金列入年初预算,由政府出,每年约50万元。2021年,吉阳区政府支持50万元暑期公益课堂专项经费,除了课堂费用外,还包括购买意外伤害保险费以及给志愿者的补助等。

  近年来,海南各地还采用“专业教学+免费培训”的模式,让中小学生“学游泳、防溺水、懂自救”,同时解决部分家庭“看护难”问题。该省教育厅体育卫生与艺术处处长佘家鼎介绍,各地开展暑期游泳教育的经费由省级财政出资,学生学游泳不但不收取任何费用,通过游泳达标测试还会有人均200元的奖补。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有一些企业、大学、社会组织等也自筹经费,为单位职工以及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开展免费公益暑期托管服务。比如,上海中医药大学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举办教育与托管相结合的爱心暑托班;湖北省丹江口市白杨坪学校与苏州大学应用技术学院师生共同为留守儿童开展免费暑期爱心托管服务;湖北襄阳老河口市由家长委员会组织实施暑期托管服务等。

   推进:部分地方经费来源仍须着力解决

  在目前已经开办的暑期托管服务中,场地大多由学校、街道、社区等免费提供,所需费用主要包括支付水电费、保险费用、志愿者的管理和补助费用等。然而,基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城市规模以及托管服务需求等方面的实际差异,经费来源仍是不少地方和学校需要着力解决的一个问题。

  “在教育经费本身就紧张的情况下,水电费用、志愿者车补和用餐及部分物资的损耗维护、组织活动需要添置的材料等都是不小的支出,如何出、怎么出、出多少,还需要想办法解决。”一位受访的乡村小学校长表示。

  按照教育部《通知》,暑期托管服务要坚持公益普惠原则,可参照课后服务相关政策,采取财政补贴、收取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实行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的,收费标准由地方教育部门商有关主管部门制定,并向社会公示、做好宣传工作,学校不得违规收费。

  中国教育报微信公众号开展的一项线上调查显示,超过80%的家长认可为暑期托管服务支付一定的费用。

  “收钱的主要目的不在于钱,而在于增强家长的家庭教育意识,家长不能‘一托了之’,孩子的教育还是需要家校协同推进。”一位基层教育管理者表示。

  在上海,爱心暑托班各教学点原则上按照每人每期600元(3周)的收费标准向学生收费,主要用于学生午餐和保险费用。山东泰安市暑期托管服务参照校内课后服务收费标准,各县市区收费为每人每天15—20元不等,费用全部用于补助参与服务的教师。

  近日,广州市教育局、深圳市教育局下发通知,开启暑假期间小学生校内托管服务试点工作。

  广州市越秀区教育局副局长陈晓介绍,暑期托管服务坚持公益性和非营利性,按照“政府学校支持、家长合理分担、收费公益普惠”原则,适当向家长收取托管服务费。各学区授课点由第三方服务机构实行服务性收费,标准略低于区少年宫收费,以基本托管每1.5小时10元,素质拓展每1.5小时50元(不含材料费)为标准进行收费,并向社会公示;对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收相应费用。

  在一些地方,收取的费用主要用于参与服务人员的补助。记者了解到,上海参与服务的大学生志愿者服务时间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因天气炎热、家长无法准时接送等原因,还会早到迟走,80元一天的补助费用,许多家长表示“也就基本用于交通费和餐费了”。

   建议:鼓励社会力量多途径参与

  各地推行暑期托管服务关于收费的政策中,均强调了“公益服务”导向和“成本补偿”原则,每天收费从免费到几十元不等,对于家庭困难的学生,相关费用均可减免。

  “收费项目支出,接受教育、物价部门和家长、社会的监督。教育、物价等部门加强对暑期托管工作的指导和监管,坚决禁止借托管服务进行乱收费。”陈晓强调。

  深圳市教育局德育与体育卫生艺术教育处处长冯妍妍介绍,在教师补助方面,深圳明确,试点学校可参照校内课后服务政策执行。对志愿参与的教师应给予适当补助,对参与的大学生志愿者可给予适当补助。试点学校可招募本校或本社区的退休教职工和家长义工参与托管服务,并可给予适当补助。

  “教师志愿,学生自愿,公益普惠,暑期托管服务更多意义上是公益活动,除了经费外,社会各方还可以通过提供资源的方式参与。”一位参与爱心暑托班管理的组织者说。

  记者了解到,今年上海爱心暑托班的课程除了政府购买课程、志愿者根据自身特长设计的课程外,还有全市各委办局统一配送的课程资源以及近20家社会组织提供的超过2000课时的公益课程资源。此外,上海市委宣传部、市发改委、市经信委、市红十字会、上实集团等单位、企业和社会组织也为暑托班提供了优质课程资源、配送了办学物资。

  “我们本身有场地和课程资源,下拨的经费主要还是用于课程材料、学生的午餐、保险以及日常水电费等,学校参与暑期托管服务的教师很多是志愿服务。”上海新少年小记者培训学校承办了宝山路街道爱心暑托班服务工作,暑托班总负责人丁洁表示,自己也是小学生的家长,深知孩子“无处可托”的烦恼和痛苦,能够为城市建设贡献一点力量也是很荣幸的。

  “从资源统筹看,要积极鼓励多方力量参与暑期托管服务。”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汪明表示,基于地方探索的有益经验,学校在开展暑期托管服务中,要积极寻求相关部门支持,会同共青团、妇联、工会、社区等组织,通过多种途径、多种形式提供学生暑期托管服务。

  (本报记者刘盾、刘晓惠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王蕊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新闻